【www.weide1946.com】岸远沙平,烟漠漠原著

2019-06-18 00:37栏目:www.weide1946.com

岸远沙平,日斜归路晚霞明。孔雀自怜金翠尾,临水,认得行人惊不起。——金朝·欧阳炯《南乡子·岸远沙平》

南乡子

孟春上,远烟开。惯随潮水采珠来。棹穿花过归溪口。沽春酒。小艇缆牵垂岸柳。——五代·李珣《南乡子·新月上》

烟漠漠,雨凄凄,岸花零落鹧鸪啼。远客扁舟临野渡,思乡处,潮退水平春色暮。——五代·李珣《南乡子·烟漠漠》

南乡子·岸远沙平

唐代:欧阳炯

荆州,在后蜀任职为中书舍人。据《宣和画谱》载,他事孟昶时历任翰林先生、门下知府同平章事,随孟昶降宋后,授为散骑常侍,工诗文,非常长于词,又善长笛,是花间派首要作家。

欧阳炯

【www.weide1946.com】岸远沙平,烟漠漠原著。岸远沙平,日斜归路晚霞明。孔雀自怜金翠尾,临水,认得行人惊不起。——金朝·欧阳炯《南乡子·岸远沙平》

南乡子·岸远沙平

唐代:欧阳炯

岸远沙平,日斜归路晚霞明。孔雀自怜金翠尾,临水,认得行人惊不起。41郊野,暮色,咏物

岸远沙平,日斜归路晚霞明。

南乡子·新月上

五代:李珣

李珣(855?-930?),五代作家。字德润,其祖先为波斯人。居家梓州。生卒每年平均不详,约西凉太祖乾宁中上下在世。少不经常名,所吟诗句,往往动人。妹舜弦为王衍昭仪,他尝以文化人预宾贡。又通医理,兼卖香药,可知她还不脱波斯人精神。蜀亡,遂亦不仕他姓。珣著有高璇集,已佚,今存词五十四首,多感慨之音。)

李珣

湓口放船归,薄暮散花洲宿。两岸白苹红蓼,映一蓑新绿。 有沽酒处便为家,菱芡四时足。前些天又乘风去,任江南江北。——东汉·陆务观《好事近·湓口放船归》

善举近·湓口放船归

湖上东风急暮蝉。夜来清露湿红莲。少留归骑促歌筵。 为别莫辞金盏酒。入朝须近玉炉烟。不知重会是何年。——隋代·晏殊《浣溪沙·湖上东风急暮蝉》

浣溪沙·湖上南风急暮蝉

边草,边草,边草尽来兵老。山南山北雪晴, 千里万里月明。明亮的月,明月,胡笳一声愁绝。——秦代·戴叔伦《调笑令·边草》

调笑令·边草

唐代:戴叔伦

边草,边草,边草尽来兵老。山南山北雪晴, 千里万里月明。月球,明亮的月,胡笳一声愁绝。225乐章三百首,豪放,边塞,写景,思乡

南乡子·烟漠漠

五代:李珣

李珣(855?-930?),五代散文家。字德润,其祖先为波斯人。居家梓州。生卒年均不详,约李豫乾宁中左右在世。少一时名,所吟诗句,往往使人迷恋。妹舜弦为王衍昭仪,他尝以文化人预宾贡。又通医理,兼卖香药,可知她还不脱波斯人精神。蜀亡,遂亦不仕他姓。珣著有刘恒集,已佚,今存词五十四首,多感慨之音。)

李珣

江土黑雾起凉波,天上叠巘红嵯峨。水风浦云生老竹,渚暝蒲帆如一幅。花鲈千头酒百斛,酒中倒卧南山绿。吴歈越吟未终曲,江上团团贴寒玉。——南陈·李长吉《江南弄》

江南弄

江南好,风景旧曾谙;日出江花红胜火,春来江大青如蓝。能不忆江南?江南忆,最忆是拉脱维亚里加;山寺月首寻桂子,郡亭枕上看潮头。何日更重游!江南忆,其次忆吴宫;吴酒一杯春竹叶,吴娃双舞醉夫容。早晚复相逢!——后周·白乐天《忆江南三首》

忆江南三首

调换四水抱城斜,散作千溪遍万家。深处种菱浅种稻,不深不浅种水玉环。——北齐·阮元《吴兴杂诗》

吴兴杂诗

清代:阮元

交换四水抱城斜,散作千溪遍万家。深处种菱浅种稻,不深不浅种翠钱。57江南,水乡,农民

孔雀自怜金翠尾①,临水,认得行人惊不起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由韦德国际1946手机发布于www.weide1946.com,转载请注明出处:【www.weide1946.com】岸远沙平,烟漠漠原著